欣喜 惋惜 再出发 ——厦门大学金融素养提升培训班心得体会

   阳春三月,万物生晖。49日至13日,我有幸参加了在厦门大学举办的金融素养提升培训班。芙蓉湖畔,嘉庚楼群,碧海金沙,虽然时间很短,但却永久定格了一段人生值得回味的瞬间。回想5天的学习经历,乐在其中、受益匪浅,主要有这么几点体会。

欣喜

此次培训安排的教师,都是各自领域的教授、专家,临开课前,同学们翘首以待,静候“大片”的上演。果不其然,老师的授课让我们听到了平时听不到观点,学到了平时学不到的知识,每一堂课,都在我们面前打开了一扇新领域的窗户。

陈教授主讲经济金融热点问题,他认为,随着近年来一二线城市房价的持续、大幅上涨,大量资本流入房地产、金融等虚拟经济领域进行投机套利活动,“脱实向虚”已经成为当前金融体系的最大风险和弊端。其突出表现为两种情况:一种是资金过度流向房地产而没有流入制造业;另一种是资金在金融体系内部“空转”进行套利活动。而从经济学理论看,一行三会等金融监管部门天然滞后于“金融创新”,陈教授举例时下“流行”的银行理财资金“委外资管+名股实债”的交易结构,其业务流程为:银行作为委托人,以理财资金委托证券或基金公司设立资管计划,证券或基金公司按银行指令,通过信托公司的信托计划、私募基金等对目标企业开展股权投资,到期后由融资方回购股份,由于在投资协议中约定了固定投资期限和收益率,因此名义上的股权投资仍然属于债权融资行为。在此类交易结构中,通过银行理财与券商资管的嵌套,以及券商资管与信托计划的嵌套,事实上刻意规避了银监和证监的分业监管。

丘教授主讲外汇体制改革,特别提到跨境资本流动的规律与管理。随着我国经济金融开放程度的不断加深,规避资本管制的渠道不断增多,热钱流入、流出中国大陆的方式花样百出。企业可以通过低报出口、高报进口,或转移价格等方式进行规避监管;也可以通过资本项目资金借道货物贸易逃避监管。在互联网及金融创新不断发展的今天,企业更是可以通过全球第三方支付网络、在境外买卖国内资产等金融创新规避监管。丘教授认为,在现有监管框架下,异常跨境资金识别难度和成本都很高。

方教授主讲的大数据分析,列举了众多在公共卫生、商业服务领域大数据变革的例子。比如,2009年美国爆发新型的甲型H1N1流感,谷歌公司处理了4.5亿个数学模型,对比5000万条与流感相关的检索词,使其能够预测冬季流感的传播:预测范围可以具体到特定的地区和州,预测数据准确率高达97%,而预测时间比美国疾控中心提前1-2个星期。更惊人的是,谷歌公司的方法不需要联系医生——它完全建立在大数据分析的基础上。方教授由此阐述:“数据正成为巨大的经济资产,成为新世纪的矿产与石油”,将带来全新的商业模式和投资机会,甚至成为国家主权的一部分。

还有李教授主讲的当前国际局势与中国发展,郭晔教授主讲的金融创新与金融监管,以及潘越教授主讲的财务报表舞弊分析等课程,各有千秋,各具特色,他们精彩的授课,让我们感受到学习的喜悦和满足。

惋惜

学有所得的日子是快乐的,但是每堂专题课只有短短的半天时间,学员们难免管中窥豹、浅尝辄止的遗憾。培训中,教授们在讲台上说的最多一个词,可能就是“时间”了。

陈教授讲到精彩处:“后面还有很多内容,时间来不及,我就略过了”。丘教授:“实际工作当中还有很多类似的情况,这里没时间展开”。郭教授翻到概念类的课件时,习惯性地重复一句话:“这些文绉绉的话我们就跳过了,抓紧时间讲后面的内容”。潘教授:“这是一天的课件,我们半天讲完,抓紧时间……”

教授们爱惜时间,意犹未尽,而我坐在教室里,则是深深的感受到“学愈进而愈惘”,越是学习,越是觉得自己无知。

陈教授讲到,资金“脱实向虚”的原因较为复杂,总的来说,实体经济效益下滑、金融创新加快与监管相对滞后、流动性偏宽裕等是主要原因。“脱实向虚”在地方的经济金融运行中也会有端倪,在对金融创新业务“疏堵并举”,防止虚拟经济自我膨胀方面,作为中央银行的分支机构,我们能做什么,又应该怎么做呢?新进出台的宏观审慎评估体系(MPA)能否有效控制银行风险?如何了解各类“金融创新”的最新动向,减少监管盲区,引导好金融创新的发展,这些课题都值得我们花更多时间去探索。

丘教授在谈到热钱进入大陆的规律时,以结构贸易、黄金加工交易等实例说明,主体布局有“八化”:“资产本币化、负债外币化;资产境内化、负债境外化;出口外币化、进口本币化;回款预收化、付款延期化”。作为一个外汇管理的门外汉,我能大概听懂老师所举的事例,但是要再进行延伸、总结,深入了解当前的外汇管理体制,那就力有未逮了。有一个问题就一直在我内心萦绕:既然如丘教授所说,热钱进出中国途径众多,防不胜防,那我们现在的外汇管理,究竟做到了什么地步呢?下一步我们又该做什么?

待解的疑惑还有很多,虽然厦门大学让我们开了眼界,但短期培训毕竟与系统学习不同,眨眼之间课程就已经结束,我们也只能带着惋惜的心情踏上归途的客车。

再出发

培训之中,有一件趣事。李德元教授上课时感慨:“你们这些学员,要比厦大学生强得多,大家上课不玩手机,都能认真听讲”。不光上课,课间休息有的教授还被学员们团团围住,问这问那,不亦乐乎。回想去年,我曾参加浙江大学的培训班,情况也是神似,有的同学还打趣说,一个上午过去,手机的电量都没有变化,老师的课是真讲得好。

为什么临时的返校生会有孜孜以求的课堂表现,甚至要胜过风华正茂的在校生呢?回想以前念大学的时候,身边有人说:“我有好多书想读,好多地方想去,但是我的精力有限,干不了这么多呀”。然后施施然地玩乐去了。庄子也曾说:“吾生也有涯,而知也无涯。以有涯随无涯,殆已!”

如今工作多年,人到中年。我们明白再入名校静心读书是多么可贵;能够保持专注在教室中聆听、理解并进行归纳总结;能够理解教授的学识在实务中的巨大作用。大体做到想学、能学、要学——“学如不及,犹恐失之”。这些体会,大概是在优渥环境里的部分大学生们还没有机会感受的吧。

最后,以胡适先生的一句话与大家共勉:“怕什么真理无穷,进一寸有进一寸的欢喜”。


 

人民银行宜春市中心支行内审科  王雨伦

厦门大学经济学院高层教育发展(EDP)中心

电话:0592-2182008

传真:0592-2187708

邮箱: economics@xmu.edu.cn

地址:厦门大学经济学院N116

邮编:361005

 

  • 在线招生